用 户:

密 码:

       科组介绍 教师风采 荣誉榜 学科动态 课题研究 学习园地 教学资源
        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语文科 » 教学资源 » 学生活动区 » 正文
学生习作:川行漫记
发布时间: 2012-10-16 19:22:47   作者:肖敏仪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   我要评论()

川行漫记

D20  YS

 

终于要结束两个小时的颠沛旅程了,波音757那机翼上的挡风板在经过一路来最剧烈的摇摆后,归于寂静。

我到了,成都。

 

第一次来成都,即使下着雨,心也没有那般潮湿。就是不一样啊,广州的阴雨连绵,灰色的云,裹着阴冷的雨,沿着江倾泻。那种阴暗灰霾的天气,直叫行人断魂,车马绝迹,就算再欢的心,也被浇得落魄而逃。但是成都呢?遇着了成都的雨,才晓得什么叫做“斜风细雨不须归”。那雨,竟然蕴着一股清透,一滴滴轻打在候机大厅外的树上,好美。

一 时间,我竟看得痴了。从来没有一次,如此得沉醉。我从小对四川有一种特别的情愫,仿佛它和我之间连着一条线,看不着,又割不断。四川地理位置特殊,你要说 它南,那它没有江南那般南得彻底,它有北方的豪爽,群山透着一股王霸之气。你若说它北,它又没有北方那样的粗犷。因为它身上也有属于南国的小桥流水,烟柳 万巷。所以,若是一条长江无情地隔开了北国江南,那么它起码仁慈地放过了四川,能够让北国的风雪与南国的烟雨同时在此交汇。如是往复千年,便交汇成了一个 集南北特色于一身的巴蜀大地。而正因了四川,因了它的这一切,才令生命的历史,安然于斯。

 

苍天是如此的恩惠四川。它裁一匹锦缎,水墨绣成了蜀山;界一段经纬,织线云布出江畔;日月交辉,山川相映。再捉一只春蚕,吐丝般织出了成都。于是焉我不远千里,寻根而来。仿佛只要到了四川,到了成都,我的心灵才能受到最纯净的洗礼。

灵山秀水,是一直以来支撑我对四川想法的基石。正是因为她的这一切,宛自天开,自古以降,便是九州共此乐土,世人念兹桃源。而这成都个中,最令我心驰神往的好去处,盖不外乎杜子美草堂,和蜀相武侯祠了。

霓 裳羽衣曲的浮华,掩不尽,那盛唐的无奈悲歌。于是杜甫西行,遁进了成都。一间草堂,避不尽天下寒士,只能使他自己的心所不再仓皇。而千年后的我到此,遥想 中的沧桑,已不可见。极目之处,深院高墙,朱颜一新,心中不免一声叹息。但这庭院几许中,仍可让思绪飘回远方。我不禁作如是想,是什么让杜甫寄寓于斯?当 年战火,将将烧不到蜀门关,于此处固然得一夕安寝。但南走江南,安史暴虐,也远不会危及那膏腴之地。但杜甫却还是选择留在成都。细想来,还是这益州形胜, 拢住人心。自古中原战乱,文人士子大多逃难于此。剑门天堑,敌不战已望之而胆寒。而天堑之内,别有一番洞天。灵山秀水啊,避难人抚今追昔,心灵得以稍安; 近水幽亭,境界得以升华。而杜甫于此,也的确遥襟甫畅了一遭,草堂存留的诗文影印,便可得知一二。若没有草堂寄身的沉淀,料想也不会有日后“剑外忽传收蓟 北,初闻涕泪满衣裳”的思绪喷涌,更无谈“却看妻子愁何在,漫卷诗书喜欲狂”的情感共振。

那 么,果如是,则四川诚可谓是一剂精神良药了。我盯着草堂后院中的一泓清泉,作此念想,痴痴也似。但思绪却逸兴颛飞,有先人在寄蜀随笔中曾谈到,杜甫是步玄 宗逃难的后尘至川的。史实是否如斯言,我已不多感兴趣。只是与此处想来,玄宗和杜甫,一个落魄帝王,一个逃难诗人,身份迥异,但却是遁途同归,那么他们在 入川时,心境应会有所相同吧。马嵬兵变,爱妃香消玉陨,多少年春宵苦短,华清池洗,到如今只剩郁郁独行。不曾想,“芙蓉城三月雨纷纷”,点点寂寞打浮萍。 夜来风急,谁人共寝鸳鸯枕?此时的玄宗,心境一定跟这芙蓉城的天气一般,萧瑟凄凉吧。戏曲中的唐明皇,在泪别贵妃时已达到了艺术的高潮,不爱江山爱美人的 形象使命,已告终结,之后的种种遭遭,便再不被人看重。但我却要讲,正是四川,成都,让玄宗能轻拾破碎的心片。更走出了爱人遗世的痛楚,永远把对杨贵妃的 爱恋,留在了这治愈他精神之殇的蜀国,然后,了然一身地离开。

而 逃难诗人杜甫,也是先经历了一番劫难,才最终遁走蜀道。在灵武投奔肃宗后为官的失败,加之官军在关辅的一再战败,杜甫终于选择辞官而去。事业的终止,心灵 的创伤,想来已摧折杜甫甚已!而入蜀之选,与其说是身体的避难,更不如道是心灵的归寂。草堂周遭,花开花落,幽径通山,能窥落日。心灵得以沉炼的杜甫,即 使韶华老去,红尘难再,也能安静面对。所以,纵然十余年后,一代诗圣陨落舟中,带走了无限的孤苦寂寥。那么,起码他在成都,度过了好几度安然的春秋,不负 平生。

帝 王心事,诗人心语,竟都留在了四川,留在了成都。走出杜甫草堂,回首望去,山峦叠翠,溪流萦绕,先前的叹息早已随风而消散。望着眼前的这座后人重修的草堂 庭院,遥想当年的破落茅屋,不觉释然。在我们的这条从锦绣繁华走向淳朴安然的旅途中,既有艳阳下的朱墙画苑,也有细雨中的在水一方。

 

 

南 国的小桥流水,读不懂北国的巍峨宫群。浮生看多了江南风物,所以草堂偏向杏花江南的气韵,便不至于那么刻骨铭心。而武侯祠的融会南北,则刹那间勾住了我的 魂魄。王霸之气,笼住了祠宇;杏雨翠竹,点缀了意境。门宇重重,楼台相望,恍然间若走马长安;雕栏玉砌,庭环廊转,不自觉如梦回金陵。

猛 然间收住了神思,仰望。遒劲有力的“武侯祠”牌匾高悬于门檐,情入深处不自拔,我竟对着牌匾深深一鞠躬!一时间行人侧目,我却安之若素。常人怎能体会我此 时心境?从小,我便是真正读《三国演义》长大的,诸葛一生,于我至为崇拜。鞠躬尽瘁,助先帝而图王霸;死而后已,扶后主而逐中原。人臣之杰,到此已极。后 世以降,我以为无出其右者。在官惟明,莅事惟平,独处惟慎,立身惟清。此为汉代马融所言,本不是用之于孔明,而我却认为这与诸葛一生作为,最为贴切。若不 及此,则丞相仙逝,何以震动蜀川?后主闻之,五雷轰顶,犹如山崩;士人闻之,奔走哭号,泪湿衣衫。更有史书记载,“李严廖立,皆为亮贬,但闻亮逝,或泣或 绝。”

而我至此,是想以虔诚的心灵,感悟诸葛的内心。书上洋洋万言,至多算是徒有其表,只有真正来到此地,我才能感觉到诸葛心脏的律动。由古及今,举凡谈忠义达智,鞠躬尽瘁者,言必及孔明。然而,锦城风物万年长,是什么支撑孔明一路走来?塌过大门的门槛,感悟这中国唯一的君臣合祀祠庙。 西风紧,胁着落叶摇摆,依稀间,又回到了那个夜晚——孤灯,孤影,孤离人。灯心已枯昏罗帐,凭谁望,郁郁独登台。西风吹打着衣摆,几缕月光泻在檐下的人影 上,眺望,向着紫薇星的方向。人言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然而这个孤独的身影,再怎么更上高楼,也终是不能穿过那关山重重,而望到他毕生的方向,有 着紫薇星照耀的中原王都。唤了十六年的主公,如今已成了先帝。留下的西南半壁,巴蜀江山,已是主少国危。不过,即使再有那千钧重担,也还是压在他这相父的 肩头罢。只道这日益消瘦的身板,不知还能扛多久啊。

我 一直不解,丞相为何如此执着,竟硬是耗尽了自己的全部,也要为了那越发遥远的目标前进。但历史怎会停下等你想明白,早就无情地前行。于是,千种相思,万缕 忧愁,别了成都,从此丞相在北伐。芙蓉城下芙蓉花,芙蓉花旁淡墨画,漫漫征旅图,等来寒春,别过枯秋,一日一年,暮暮又朝朝。可等到的,却是盖着白布的棺 椁。人生百年,丞相确是死得重如泰山了。但是,寒风中棺椁孤独,人们想,还是把它放在该去的地方吧。于是,君臣两人,合祀于此。

思 索间,我又缓步走到汉昭烈墓前。我,一介布衣,站在外面;刘备,一代帝王,躺在里面。不知刘备你是遗憾千古还是含笑而逝?遗憾,毕竟汉室江山难再;含笑, 毕竟如此君臣鱼水,后世膜拜。纷纷嚷嚷的游客们,尤其是那些操着软绵川音的男女老少,走近这里,举止间竟都透着尊敬凝重。我又痴痴地想,刘备该是足为欣慰 的了。有千古名相辅佐,成就千古美名佳话,哪代帝王能不欢心。可是此情此景,我却并没有很为之高兴。

遥想当年北伐战场,战马嘶鸣,将士用命,杀声震天。然而千年过去,再大的喊杀声也已成绝响,只剩下乱草牵衣,断碑卧水。若是我亲临其地,大概能为汉室不兴、名相早逝而热泪满襟,触景伤情。

可是身处松柏参天,高墙林立的武 侯祠,心境却能莫名地静如止水。武侯祠的草木是如此富有生命力,仿佛那树叶中流出了青翠,群草上凝结了菁华。乍一想到,它们,不正如诸葛亮的平生吗?我被 自己大脑无意间甭出的念想吓了一跳,但静下心来,似是能参悟到些什么。是什么支撑着这智慧的化身?是对理想的追求,事业的忠诚,这些无过是老生常谈,而我 想穷究的,便又是什么支撑着孔明对理想的追求和事业的忠诚呢?

锦 都三月雨,四月春,翠竹沾墨痕,淡泊明志,得以汉篆写平生。宁静致远,静以修身,诸葛一生唯谨慎,方能羽扇遥指千军阵。此些话,都不当虚,然而只有到这武 侯祠走一遭,才能将此一切明了于心。老话在理啊,对理想的执着,事业的忠诚,缔造了名相诸葛亮。而正是对生命的热忱,生命的追求,才缔造了他对理想的执 着,事业的忠诚。而这正像是祠里随处可见的高柏低林一般,纵使春秋更替,也不能稍减其菁华。当年的隆中一布衣,追随刘备辗转千里,来到蜀川。梦中铁马踏冰 河,竟还能以天命之年,六战疆场。直到五丈原的行帐里,千军万马点完了诸葛亮最后的灯芯。

他确实离开过,五丈原永远记住了他最后的目光。他也确实没离开过,他幻化成了武侯祠里的一草一木,度过千年。既如此,那就让我辈后人过滤掉那五丈原的叹息,而让自己的心房永远装住武侯祠的一草,一木。因为这才是诸葛亮的全部。

千古兴亡皆有数,我登高而望,不禁唏嘘。斯人已去,流不尽点点相思长江水,今人若不鉴,岂不是尽负流年空自醉?独剩伤悲。

 

 

若 说这千年古城,西南大郡,除了草堂侯祠之外,还有什么能牵挂我心头,那实在太多,不能尽数。印象中清晰的画面种种,随时浮上脑海。比如那成都的小吃,天下 一绝。更有四川火锅店,那麻,那辣,竟是能透过窗户,让街上行人欲断魂。而我坐在西行的大巴中,看着灯火辉煌的一排排餐馆,宛如千里长明灯一般,心头涌起 温暖的浪潮。可是越如此,就越怕它倏地消逝,心也就越发被纠了起来。终于,大巴始出闹市区的时候,眼前忽地昏暗,心竟提了上来,莫名地有一丝无助不安。

我想,我终于明白了奶奶当时的感受。尽管她曾无数遍地提起,又涕泣。可只有当我刚刚切身感受后,才能明白个中滋味。

车 颠沛西南行,目的地眉山,抗战时我的奶奶曾避难最远的地方。我并无太大意愿到此,只不过受奶奶之托,务必要在眉山摄影为念。而我只好如是去做,只不过选了 晚班车,想一睹四川的夜。深山老林走夜路,向来不是什么多高雅的事,我起初想。不过如果这能让我有一番别样的体会,那又怎能错过。

四 川的晚上,确实要寂静些。静夜细风吹老树,叶影婆娑,月照归乡路。如此情境,本应是可以让心来奏一支小夜曲的吧,多么欢快啊。可心情却愈发地沉重,口中呢 喃的,却只有这最后一句——月照归乡路。于我来说,这倒无甚大相关。可脑中竟停不住对当年的想象。六十多年前,我的奶奶在走这条路的时候,心大概没我这么 轻松吧。若换作我,又怎可能边走边赏景,随着兴起,还吟诗作对呢?早就仓皇而逃,不敢稍回顾。当年战到酣处,陪都重庆已无金汤之固,成都的防空警报,也不 绝于耳。这可是西南最后一个大城市了。再逃,还能逃到哪?奶奶无数遍对我讲起当年的场景,漫天警报声,日本飞机还没到,逃难人群已如炸锅,继续西逃。惶惶 不可终日,到哪儿才算终了。可拥挤的人潮哪容你仔细地想,早就互相裹胁着逃,想停也停不下来了。那也是当年的一个夜晚,成都街头的路灯能给人别样的温暖。 毕竟战乱,毕竟流离,有个灯光下的挤身处,即使天亮后就被炸死,又有何妨啊!然而,古之乱世,人命轻如草芥;到了近代,又有何异。只是这一逃,谁知下一个 夜晚,还有没有成都路灯的光?

带 着无助,携着惊慌,当年的奶奶就这样小跑在同样的路上。少了平坦的柏油路,少了望不尽的霓虹灯。伴着夜的深,只是惊慌在更大的蔓延。布鞋早就残破,新结的 血痂,又磨破了紧挨在旁边的水泡。奶奶当时的心,恐怕不会在意这脚上的疼,而是心中的痛。从老家河南,黄河边上,一路西向,直到这岷江之阳。几千里路云和 月,可奶奶的心,始终留在了路的起点,黄河边的家乡。月是故乡明,即便,天涯海角共此盈缺。

既然提起月,我便不得不在此插一段叙述。陶菊苏月,我怎能饶过他!眉山,正是苏轼的家乡。三苏盛名,甲于蜀川,冠绝天下。当苏轼走出眉山,向着成都,向着天下进发时,走的不也正是此道!

三 个人,三种心思,在一条路上。想来历史也够值得玩味!若是苏轼,和我的奶奶,能共同在这夜路上行走,不知能交换出什么样的心得?两个人,都是离家乡越走越 远,一个是躲避战火,一个是要去高居庙堂。可心的伤感,却不会因身份的差异,年月的不同,而被无情地改变。我的奶奶,不知战争打到何时何地,当年的一个灰 脸小姑娘,太是那沧海一粟,瀚海一沙了。人最贵重的生命,被这般最轻贱地蹂躏与践踏,这便是战争的残酷。可子弹能终结奶奶的生命,却打断不了她对温暖的向 往,对回家的渴望,即使前途,未来,都漆黑得可怕。

而少年苏轼,又有何不同?他想一步贡院登龙门,所为的,还是那平生抱负,与天下苍生。然而,弱冠之年,怎能不怵背井离乡的孤楚?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的辛酸,又怎能使自己的心免受凄寒?如许些个苏词,哪阕吟咏的不是那苏月?哪轮苏月,照得又不是苏乡?

一个耄耋老人,嘱托孙子一定要去眉山,因为那是她停止逃亡的地方,是让她的心不再仓皇的地方。

一个他乡异客,叮咛明月一定要去眉山,因为那是他开始人生的地方,是让他的心朝思暮想的地方。

我不觉一叹,好一程眉山夜路啊!我想,我不用到眉山就能收获我想知道的答案了。眉山夜路,它便是那段绳,一头连着眉山,另一头连着苏月,更连着我奶奶的家乡。而这绳,又何尝不是生命的根系?连着天底下所有人的精神家园呢?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

水是生命的起源。蜀江绵长,来到这巴蜀形胜之地,又怎能不去看看孕育这千里沃土的生命之源?于是,匆匆赶来灌县左近,都江堰。

天 佑四川,两千年前就给它送来了李冰。别人来去匆匆,可他却留下了都江堰。遥想千年前,葱郁映着青翠,铺就了蜀山。可不同的是,江水却没有那般诗情画意。岷 江奔流湍湍,急急如洪,下游的城庄田舍,三不五时便被淹没一空。作为蜀郡守,造福一方自然责无旁贷。于是李冰率众,耗时多年,建起了都江堰。

千 年后的我,慕名而来。初至宝地,却并未觉有什么与他处不同。热闹的市集,衬着寂静的森林,而周围寂静的森林,又映着远处的青城山,与成都附近所见,无有甚 大差异。即便走进都江堰旅游区,在烫金色字体“旅游胜地”的招牌下,争相揽客的导游,以及世俗的修缮,也并未能说就与别处的有甚差别。本想就此转身,离 开,免得炽热的心更加阴冷。可越往里走,却越感觉到一种无名的震撼。猛然间我被它吸引,脚步声声急促。越往里走,这种震撼竟然越来真实,便真得感觉犹如地 震将到,山崩即至,即使生在广州的我从未经历过这些灾难,却断定只有这样的力量,能撼动大地。终于戛然止步,伏龙馆前,岷江宣泄,急流浩荡。

我 被深深震住了!身体竟不敢稍有动作。在我面前的,竟真的是蜀江的水吗?竟真的是那缠绵无尽的巴蜀水川吗?我无以置信,在孕育出下游的缠绵安静的都江堰这 里,竟是如此激流猛进。痴痴地望着不时飞溅到岸上的浪花,我不禁反省自己过往的所见。平日里看惯了茫茫无尽,江阔水宽的蜀中江水,便以为所有的水川也不过 如此。那不过是江水太宽,太深,让人无法察觉到它是点滴聚会而成。可在这里,给了蜀江第二次生命的都江堰,却是如此豪情壮志,高歌猛进。那喷薄而出的朵朵 浪花,点点飞液,让人感觉到切实的水,以及水的力量。看到了这些激情四射的水,永无休止的水,都江堰灌溉天府千年,便不足为奇了。

我 的心,对着伏龙馆前的波涛膜拜。正是有了这样的激流,生命之源的激流,才会有蜀江川水的安静与淡然。古话说,长城,都江堰是华夏的水陆双璧。长城自不必多 说,是中华的象征。而都江堰,于我说却如母亲。它的水流细细浸润四川,福泽天下,可却静处一隅,如传统的乡间母亲般,毫无所求,始终如一。它迎来了雄才大 略的刘备,诸葛亮,无情的历史让它悉心浇灌的土地成了政治需求的仓库。当初李冰建都江堰,只是单纯地想要四川河清海晏,沃土千里。可到后来,粟米稻粮,一 袋一袋,竟都被诸葛亮搬到了北伐的前线,供应将士们永无休止地拼命厮杀。可都江堰却没有怨言。再到后来,玄宗避蜀,大批逃难官僚与百姓争利,抢夺良田。都 江堰灌溉的土地上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纷争,它却依旧没有怨言。始终吐纳着江河,喷薄着流水,而后又归于寂静般,默默地继续着浇灌。

蜀江绵长,历史更加久远。而我贮立在这都江堰的伏龙馆前,看着永远不会停歇的江水从这里高速奔泻,听着惊天的河水巨响,想着蜀江的静远流长,终于发现了都江堰的秘密——一个关于生命动力的秘密。

 

 

后记

其实,人生就如白驹转隙,他总需有一个根,能让他的人生凋零后,得以归寂。那可以是魂牵梦萦的家乡,比如苏轼,我的奶奶。可以是精神与梦想栖息的地方,比如刘备,诸葛亮。更可以是一段心史甚或是一个灵魂安息的所在,比如玄宗,杜甫,我的精神家园。

两行烛泪,真的滴到了衣角,如此真实。我愕然一惊。


 
 

中学教学资源网 吉林教育信息网 教育资源网 E度网-中考,高考信息 人教网 中国园丁网 中国教育信息网 动感教育网

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管理登录
广东实验中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协跃科技 粤ICP备05008850号
Copyright (©) 2012 www.gdsyzx.edu.cn All Rights Reserved